风敲竹_

维罗纳男子图鉴【Tycutio】

jaywalking:

罗密欧想要爱情。
提伯尔特想要有人爱他。
班伏里奥想要世界和平。
茂丘西奥见证所有人围着金牛犊跳舞


维罗纳男子图鉴


茂丘西奥喝到第四瓶酒,把酒瓶子“碰”地一声按在桌上,“我要宣布——”


班伏里奥:“闭嘴。你别说。我不想听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求你了,让我讲吧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行不行,给个准话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不行我强奸你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不行,我这会儿硬不起来。”


班伏里奥很痛苦。“你到底还要不要讲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唉哟。不是你不让我讲吗?”


班伏里奥:“我怕你强奸我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谁?你吗?不存在的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是哦。那我感到很安慰。你能把手从我大腿上拿下来吗?”


基本上,茂丘西奥的故事是这样的。


茂丘西奥:“我今天跟罗密欧表白了。他不爱我。我和罗密欧分手了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whaaaaaaaaaaaaaaaat?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今天跟罗密欧表白。我说我爱他。他说他不爱我。他爱别人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说哦。那好吧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想着被人拒绝多少有一点点丢人。好吧。虽然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丢人。但是为了我的面子,我跟罗密欧说我要和他分手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你不要这么震惊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明天早上我会按时上班的。不对。我从来没按时上班过。算了,不管了,反正我会来的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总之,你不用担心。不会让罗密欧光着去秀场的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等一下,没准这次让他光着去是个好主意。我问一下赞助商。”


他开始用手机“哔哔哔哔哔哔”给赞助商打电话,先是这样这样,然后是那样那样,最后一拍(班伏里奥的)大腿。


茂丘西奥:“成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你去查一下罗密欧的日程。28号他空着吗?空着的话米兰有一个内衣秀喊他开场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真是个人才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罗密欧没有我可怎么办。”


班伏里奥:……


班伏里奥很愁苦。班伏里奥想打人。班伏里奥要辞职。班伏里奥发誓再也不要跟任何时尚产业的魔鬼混在一起。


班伏里奥仔细盘算自己可能拿到的失业救济。


他妈的。社畜没有人权。


班伏里奥一把夺过茂丘西奥的第五瓶酒,吨吨吨吨吨吨吨吨。


茂丘西奥:“你不要伤心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更不要低落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你也是一个可爱boy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也许明天我就想和你谈恋爱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为了拉近我们心和心的距离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不如你现在去把罗密欧摁住。我去强奸他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不了不了。这是犯罪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什么犯罪。你这个人。太计较了老得快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不不不不不,我还要脸,我还有节操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那玩意不值钱。赶紧卖了。不然你一辈子都是个助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还是个男模助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男模有什么人权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所以罗密欧还不如跟我睡觉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结果他非要去爱什么大提琴少女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他妈的!想想还有点可爱!”


班伏里奥:“我听不下去了。再给我来点酒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不不不不,还是算了,酒瓶离我远一点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要去敲你的脑袋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把你的脑袋也离我远一点!”


班伏里奥:“——你走!!!不要凑这么近!!!!!!”


茂丘西奥继续说:“那姑娘叫朱丽叶。是一个大提琴手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太可笑了!大提琴手!她站起来还没有大提琴高!”


茂丘西奥:“他俩亲嘴能亲出颈椎病来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关你什么事啊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也对哦。管我什么事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想想也是有点伤心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哎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要不我明天不去上班了吧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来。我的朋友。给你破格升职。你来当经济人吧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要去海岛度假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会给你寄明信片。不要太想我。”


班伏里奥镭射灯下默默流lay。


茂丘西奥:“你哭什么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哎。算了。瞧你,怪可怜的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知道我知道。罗密欧是很难伺候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净给你添乱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让他和女模炒cp还不乐意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天知道他是怎么红的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哦。是我捧红的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真是一个奇才”


班伏里奥:“我求你了。你闭嘴吧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哎呀!”


茂丘西奥:“看看谁来了!”


提伯尔特垂头丧气地走进酒吧。


茂丘西奥眼冒精光。


班伏里奥一头雾水。


班伏里奥:“???”


茂丘西奥:“你看那人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是朱丽叶的表哥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三流作曲家。深爱着他的表妹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他失去了他的缪斯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他开始喝酒。”


喝什么酒?


解什么愁?


茂丘西奥:“喝一杯请你走路,不必回头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不管。我要去报复他!”


班伏里奥:“?????”


茂丘西奥对班伏里奥极不满意。


茂丘西奥:“我不是跟你说了,他是朱丽叶的表哥吗?”


茂丘西奥:“四舍五入就是朱丽叶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那就是我的情敌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他妈的。情敌相见,分外眼红。”


茂丘西奥飞身跳下吧台椅。


茂丘西奥:“我去了!”


班伏里奥:“!!!!!”


第二天早上十点半。


罗密欧:“茂丘西奥呢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我劝你不要问。”


罗密欧:“啊?”


班伏里奥:“也不要‘啊’。”


班伏里奥严肃道:“打从你拒绝他的爱情。你就应该知道结局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你要自己品尝苦果。”


罗密欧:“??????”


班伏里奥:“先把裤子脱了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衣服也不要穿了。”


罗密欧:“????!!!!!!!!!!”


茂丘西奥一脚踢开门:“Ciao,宝贝儿们!”


茂丘西奥:“咦。你为什么要扯着罗密欧的衣服?”


茂丘西奥:“哇!好劲爆!!!!你们继续!!!!!我走了!!!!!”


茂丘西奥:“不对!我为什么要走!!!加我一个!!!!!!!!!!!!!!!”


班伏里奥:“……”


罗密欧:“……”


班伏里奥:“你知道他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吗?”


罗密欧:“???”


罗密欧:“直觉告诉我不要知道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不行。不能我一个人瞎了狗眼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哎呀。怎么说话呢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来说我来说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昨天见到提伯尔特了!”


茂丘西奥:“对的!你未来的brother in law!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一见到他就来气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错了。是他一见到你就来气。”


茂丘西奥大声嚷嚷:“奇了怪了。难道我还能很高兴吗?”


班伏里奥:“对啊对啊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确定你说的是错的。因为我很英勇地走过去,叫他不要来烦你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你也不用太感动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没有人能够动我的人!”


茂丘西奥:“当然。虽然我很生气。我还是劝慰他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哎。我真是一个好善良的人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不,我确信你记错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跟他说,‘想开点,不就是爱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吗!’”


班伏里奥:“我保证你没说这个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怎么可能——那我说了什么?”


班伏里奥捂着脸。


茂丘西奥:????


罗密欧:????


茂丘西奥:????


班伏里奥:“你说——‘想开点,你还可以和男人搞搞基。’”


茂丘西奥:“等一下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说得好有道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!!!!我还说了什么???”


班伏里奥:“我不想说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你快说。我激动得发抖。我真是个哲人。”


罗密欧:“能不能不要说给我听。”


罗密欧:“或者让我把裤子穿上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别管你的裤子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你的下一份工作就是内衣秀了。”


罗密欧:“……”


班伏里奥:“我真的不想说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你是不是也想上内衣秀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.……”


班伏里奥:“……你什么也没说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这不可能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因为提伯尔特生气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这么简单就生气了??????这个人脾气真是很差哦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对他我是同情的。”


罗密欧:“老实说,我现在也有点生气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谁管你。多愁善感的家伙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然后呢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然后。他向你冲过来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哇!好激动!我们打架了吗?”


班伏里奥;“差不多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因为提伯尔特揪住你的头发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是说今天早上起来怎么觉得发际线有点后退。哎。人生啊。潮起潮落。”


班伏里奥拿腔拿调。


班伏里奥:“他说——你不要惹我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你说——惹你了怎么样。有本事咬我呀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你还说——提伯尔特,提伯尔特,你是个呆子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你甩开他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冲他扭屁股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怎么样!我屁股长得好看吧。”


班伏里奥:......


班伏里奥:“然后他就亲你了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咦?”


罗密欧:“我就说我不想听!!!!!”


班伏里奥:“接着你又说——略略略略略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然后他就舔你了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然后你咬他了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然后你们就亲嘴了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大概十来分钟吧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没眼看。真是没眼看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啊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”


班伏里奥:“震惊吧!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是说我嘴怎么有点肿!!!”


班伏里奥:“……”


茂丘西奥:“早上起来,一睁眼就看见提伯尔特那张蠢脸。”


班伏里奥:“……”


班伏里奥:“????????”


班伏里奥:“!!!!!!!!!!!!!!!!!!!”


茂丘西奥:“靠!!!!!!!!!!!我都不知道爽不爽!!!!!!!!”


茂丘西奥:“那肯定是不爽了!!!!!”


茂丘西奥:“算了。罗密欧!快给我把提伯尔特的电话要来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不然不给你裤子穿。”


茂丘西奥接通电话。


茂丘西奥:“提伯尔特!想不到吧!”


茂丘西奥:“是我咔咔咔咔咔咔!”


茂丘西奥:“我专程来跟你说。”


茂丘西奥:“你活真差咔咔咔咔咔咔!!!!”


茂丘西奥:“咔咔咔咔咔咔!!!!”


提伯尔特:“……”


班伏里奥:“……”


罗密欧:“……”


fin


 @Aster 呵。给你。金牛犊。

评论

热度(30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