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敲竹_

【Tycutio/Mercalt】烟

  Tybalt攥着刚被他拽下的Romeo的面具追出了舞会大厅。外头已入夜,月光下维罗纳的街道显得宁静而友善。Tybalt不知那该死的蒙太古跑去了哪里,无处发泄的愤怒使他咬紧牙关。他感到自己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起来——不, 不能在这里发病。呼吸、呼吸,他强制自己冷静下来,面具在他手里被捏得咔咔作响。

  “再捏,就要坏了。”

  Tybalt猛地回头。Mercutio——顶着一头橘红色的乱发,明亮而使人厌烦——靠在墙边。Tybalt低吼道:“滚开,不关你的事。”

  裹着白色花边的小臂猛然压住Tybalt的喉咙把他摁在了墙上。被卡在墙与宿敌慢慢逼近的呼吸之间的感觉可不好,Tybalt极力压抑着拔出刀子插进Mercutio不知好歹的肚子的冲动。Mercutio用空闲的手吸了一口烟,看着Tybalt别过去的脸,勾了勾嘴角。他凑到Tybalt耳边,正如他无数次做过的那样,然后将烟缓缓吐在了他脸上。

  Tybalt被突如其来的浓烈气味呛出了眼泪,他拼命眨眼勉强看向Mercutio,想看看他脑子是不是还正常,却看见了一个被泪水折射变形的愉悦而暧昧的笑容。

  “哦,我忘了,大名鼎鼎的猫王子不会抽烟。”

  Tybalt很想杀死Mercutio。不用刀,而用手。他想用手掌抚摸Mercutio的脖颈,用手指掐住颈侧,再慢慢收紧,感受他无力的挣扎,对上濒死绝望的眼神,最后碾住因缺氧而发青的嘴唇。他能想象脉搏在颈侧皮肤下的跳动,那将是Mercutio的生命在轻击他的掌心。

  Mercutio又深吸了一口烟,慵懒地半眯着眼睛,把烟喷在Tybalt紧紧束缚脖子的衣领上。白皙的脖颈透过烟雾若隐若现,橘红色的发梢蜷曲在脖子两侧,仿佛小股的鲜血顺着皮肤蜿蜒而下。Tybalt无法分清自己的欲望。他想给Mercutio一点教训——用刀割开他的血管,或者用自己的牙齿给那光洁的皮肤烙下点红色。他甚至好奇Mercutio被衣服掩盖的身体是不是也一样洁白。他发出了一声模糊的笑声。

  Mercutio也笑了起来。

  “如果你想学……我可以教你,我英俊的Tybalt。”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