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敲竹_

Ne andro lontana/我将远行(五)

这篇太棒了太棒了【在lofter上也要转一遍【泪流满面

一片冰心在玉壶:

 


    “而跟你的答案告别是什么感觉?” 


 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,任凭这个问题悬浮在那儿上上下下地乱转,像把找不到锁眼的钥匙。


 


  “我要走了。”


  这句话突兀地砸在房间里,而莫扎特的语气平淡得如同在问晚上吃什么。他仍然懒散地靠在沙发上,嘴里叼着个银光闪闪的叉子。


  “什么?”


  萨列里没能相信自己身为一个作曲家的听力,他把视线聪莫扎特吃了一半的蛋糕上移开,探询地扫过他的脸。


  “我说我要走啦——拜托,安东尼奥,别摆出那个活像听见我走音走出三个八度的表情,难道您没想过这一天吗?”


  我还真没想过。萨列里没把这句话说出口,他的神经正缓慢地重新接驳,试图消化不由分说被塞进自己大脑的信息。


  “……为什么?”


 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问了个很蠢的问题。而莫扎特果然笑起来了,端起杯子朝他晃动。


  “一杯酒又为什么会消失呢,安东尼奥?”


  “您觉得这里的一切也走向腐朽了吗?”


  “因为它们都被喝光啦。”莫扎特自问自答地结束了这个话题,让最后一滴红色落在自己的唇上。


  他看着如枯萎花瓣的双唇被酒液沾湿,决定把胸口掠过的不祥阴影归结于睡眠不足带来的心悸。


  “您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
  他看着萨列里,这个比他大上几岁的朋友,这个奇迹般不善言辞的意大利人。此时距离他们相遇只有一年。见鬼。他想把自己变成灰埋在这儿的地板底下,或者是顺着马桶冲进遥远的海底。什么都行,只别留下来,别看着那双眼睛。


  莫扎特被自己荒谬的幻想逗乐了,把沉重的脑袋靠在沙发上。


  “安东尼奥,唉,安东尼奥。我们说到底有什么不同呢。从同一个地方来,也要到同一个地方去,您在持之以恒的爱里找到内心的平静,而我从来不愿意停下,我抓住手里剩余的一切,并祈祷自己失去的那些已经在上帝的手心里安息。”


  “时间会牵着我们的手,把我们带到死神的黑袍底下。请别失去笑容吧,我的朋友——难道您不想以此嘲弄它们面具底下的利齿吗?”


  最后萨列里什么都没能说出来。不。不应该是这样的。他知道自己跟不上他。但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
  “请您保重。”他几次张开口又闭上,最后干巴巴地挤出一句。莫扎特没有提出要交还钥匙,这使他保留了一点可笑的期待。


  “我保证会把新的作品发给您的,寄明信片就免了吧。”


  莫扎特背着吉他站在他的门口,跟他第一次踏进来时并没有丝毫不同。他看起来完整而坚硬,背后落着淅淅沥沥的雨。


  他张开双臂抱住了萨列里,毛茸茸的金发蹭着他的耳畔。


  “再见,安东尼奥。”


  他的手臂从萨列里指尖滑落,接着是袖口带着刺绣的布料。他没能抓住它,莫扎特轻快地跳下门口的台阶,第无数次地回身朝他飞吻。


   ——后来这场景一次一次在他梦里重现,即使那个莫扎特从不说离开。

评论(1)

热度(31)

  1. 风敲竹_\石/\斑/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篇太棒了太棒了【在lofter上也要转一遍【泪流满面